美丽的丝袜老师妈妈 第一章 拥挤的地铁 - 俺去也伦理电影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719bb.com 加入收藏夹!
      终于到家了,进了家门,脱掉银色的高跟鞋,换上水晶拖鞋,也不顾什么形象了,身子一软,重重地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想起今天下班后的遭遇,诗芸脑子里一片空白和迷茫,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还好今天家里没有人,不然被他们问起原因,自己怎么说得出口啊!算了吧,再也不要想起这件事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别让今天的遭遇毁了自己幸福美满的家庭和生活。但愿自己一辈子都不要再忆起今天所遭遇到的耻辱……

    今年才36岁的李诗芸,是市三中的高中部的语文老师和班任,是三中所有正常男人的梦中情人,只要不看身份证,谁都不会相信她已经是一个初三男孩的母亲了,米65的身高,两条美腿又直又长,却有着成熟少妇该有的圆润,腰部以下的屁股却浑圆丰满,大腿和小腿没有一丝的赘肉,皮肤光滑细嫩。不算矮的身高,再加上两条没有丝毫瑕疵的美腿,却被一双只有35码的小脚支撑着全身的重量,一双美脚没有丝毫的死皮和褶皱,特别是那晶莹剔透的脚趾,剪得非常匀称整齐的趾甲,带着一丝淡淡的桃红,包裹着脚趾,衬托着白皙的脚面,简直美得无法让人来形容。再从屁股往上看,那羸弱的腰身,让人这么都不会相信,她已经早为人母了,由于生小新时是顺产,再加上自己保养得很好,所以在她的小腹上,居然没有任何的赘肉和妊娠纹,皮肤自然也是光滑白皙,感觉连丝缎都挂不住,顺着这美妙的腰身再往上,就是那能引起所有男人那如狼的色眼关注的傲人乳峰了,足足有着36F罩杯的巨大乳房,那白皙的皮肤上还透着淡淡的青红色血管,这么大的乳房,在36岁时还没有一丝下坠的迹象,仍旧高傲的挺立在胸前,而且还微微的上翘着,更奇妙的,是在那双骄傲的乳峰上,点缀着两粒泛着剔透桃红色的乳头,比那些年轻少女的乳头还要娇小,漂亮,真的不敢让人相信她今年已经是36的年龄了。

    再看看她那张吹弹可破的小脸上,精细的五官分布在自己最该在的位置上,特别是那挺拔的鼻梁下那可爱的小嘴,洁白的牙齿没有一丝瑕疵,再配上那小巧粉嫩的舌头,让人有一种吮吸的冲动。那长长的睫毛没有经过任何化妆品的修饰就已经太美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让人看了就不会忘记。还有那耳朵,小巧粉嫩的耳垂。还有那白皙的脖颈,不化妆已经是那么美。

    每次走在大街或者商场上,都会引来无数的头率,有刚刚才懂得男女关系的小屁孩,有年轻人,学生,中年人,外国人,还有许许多多已经雄不起的糟践老头,这都会让和诗芸同路的老公刘亮,儿子刘新又骄傲又气愤,骄傲的是自己的老婆、妈妈是如此的出众,自己在她的身边都觉得沾了光。气愤的原因嘛,当然是因为吃醋了哟,自己的老婆、妈妈再漂亮,也只能自己拥有,其他人看她的眼神都是那么的下流,恨不得都剥下她的衣服,狠狠地干她。特别是这座城市特有的四季如春的特色,让喜欢穿高跟鞋和肉色丝袜的妈妈天天都几乎穿着漂亮的裙子,使得自己的身材更加的挺直,那高傲的胸部也更加高傲的挺立在胸前。

    拥有这样漂亮迷人的老婆,做为老公的刘亮自然是精心的呵护着,只要自己在家,是一定不会让诗芸做任何家务事的,为了老婆上下班方便还按揭买了一辆小汽车送给妻子代步,以免去老婆去挤公车和地铁的辛苦。为了多赚钱让自己的老婆和儿子生活得幸福,还不得不接受公司经常的出差任务,赚取不菲的差旅费以补贴家用,一家人就这么幸福,和睦地生活着。这样美好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四年了,自从在大学里和刘亮认识、恋爱、结婚、生孩子、直到现在,拥有诗芸的男人就只有刘亮一个男人,这让刘亮感到特别的自豪,所以工作起来也是废寝忘食的,再加上诗芸的善良,贤惠,使得整个家庭一直在健康的成长着,儿子也沐浴在这温馨的家庭环境中,学习成绩非常好,这也让身为工程师的爸爸和老师的妈妈感到特别的自豪。可是,这一切美好的生活,却因为刚才在地铁里发生的一幕,重重地打击了诗芸的心,如果不是因为刚好自己班上的班长顾建在那节车厢里的话,自己还会遭受多大的屈辱,真的是不敢想象,还好没有失身,这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已经6点钟了,丈夫今天刚好出差去了,儿子又因为要上摄影兴趣班,再加上儿子一再对自己嘱咐,不要在学校透露两人母子的身份,所以都是让儿子自己坐车上学放学的,就没有接送过他,想着儿子就在自己眼皮下学习着,虽然才上初二,却连高一的课本都能看懂,再加上又在自己执教的市重点中学里上课,儿子以后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他的班任可是三中的张长根校长啊,一向以教学严格而著称,儿子在他手上,自己很放心,联想到张校长经常在开班任会议时经常表扬到小新,却不知道小新就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也要装着不知道的样子听着,真的很搞笑。“哎,终于把试卷批改完了,顾建这次的语文考试又是全班第一名,全年级第二,这孩子真的不错,一定要好好的培养,将来一定是个有大出息的有用之才”看看表,该走了,儿子等会还要家吃饭呢,自己得赶快去做饭了。

    “李老师,怎么这么晚还没有走啊,你看天色都这么晚了。”门卫老王头殷勤地打着招呼,“我现在就走,老王,看天气,可能晚上要下雨,你晚上巡逻的时候可要带把伞呀,校园这么大,万一走一半,就下雨,被淋病了就不好了,再见”,听着这温暖的关心话从漂亮的李老师的嘴里说出来,看着穿着超薄肉丝高跟鞋的李老师渐渐走远的背影,老王头使劲地咽了咽口水,鼻子努力地闻着随风飘过的淡淡女人香,摸了摸渐渐隆起的裤裆,不舍地走开了。

    “这个老王头也真是可怜,老婆去世得早,孩子也没有,亲戚都在外地,早就没有往来,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着,要不是张校长可怜他,他连这个门卫的工作都没有,张校长人可真不错啊,五十几岁的人了,还亲自带班,心肠也好,跟着这样的领导干,工作起来都很愉快”。

    “嘟”的一声,遥控器打开了停在校园停车场的汽车的控制锁,打开车门,先把右脚伸进去,再挡着裙摆,以免坐褶皱了,再把左腿慢慢地伸进去。诗芸从来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最喜欢的肉色丝袜被钩破了一点洞或者脱丝,以免影响到自己的形象,再说,这些丝袜都是丈夫出差到日本买来的最好的丝袜,全是各种肉色的丝袜,那种薄,那种透,那种光滑的感觉,是国内任何厂家都生产不出来的。“噗噗”,“怎么了?怎么发动不起啊?”再试了试,还是不行啊,怎么都发动不起,“只有明天找维修厂的看看到底是怎么事,今天没有办法了,只有做地铁家了,还好出校门不远就是地铁站,出地铁到家也很近,只有5分钟,到家也应该很快的”。关好车门,提着背包往地铁站而去。

    “咦,李老师,怎么不开车呢,你还有事吗?”看着李诗芸又往校门走过来,已经走进门卫室的老王头急忙迎出来,殷勤地问着诗芸,“哦,老王,我车子突然发动不了了,只有坐地铁家了,再见。”又是一阵香风吹过,老王头贪婪地闻吸着,呆呆地看着诗芸远去的背影,呆住在原地,一直到诗芸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

    看着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诗芸皱了皱眉,“怎么这么多人啊,自己才开车年多,原来也不觉得会有这么多人坐车啊,没有办法,挤就挤吧。”

    地铁来了,随着汹涌的人群,诗芸一下子就被挤进了车厢里,车厢里早就没有座位了,到处都是人,而且人越涌越多,一下子,车厢里已经挤得满满当当的了,还好,自己站在了一个角落里,不会被四面八方的挤到,不过后背就没有办法了,只能承受着人群的挤挨了。

    车门终于关上了,地铁开始慢慢启动起来,随着慢慢启动的地铁,周围抓不到扶手的人群开始左右摇晃起来,反而没有刚上车的时候那么拥挤了,不过还是人贴着人的,车厢顶上昏暗的灯光好像有点接触不良,一会亮一会歇的,本来度数就不大,车厢里本就昏暗,如果遇到它歇的时候,本就在地洞隧道里穿梭的列车就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怎么事,啊,是谁?”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人有意无意的撞到,觉得不对劲的诗芸想头看看是谁,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可是,却被身后的人死死地抵在自己身后,不了头,没有办法,只有当他是无心的吧,这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坏人吧,善良的诗芸只有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现在感觉不是被什么东西撞到了,而是感觉是一只手在屁股上轻轻地触碰着,“啊,怎么办?现在,自己可是个老师啊,不能被这样的色狼侮辱啊,可是自己一叫,却会让这么多人知道自己被一个色狼轻薄,还要上派出所去作证,万一这件事被传到学校,自己还怎么呆下去呢?只有委屈一下自己了”。

    “嘟”,地铁到站了,身后的手停止了触碰,诗芸正想舒口气,却被涌进的更多的人流一下挤到车厢角落的最里面,更是丝毫动弹不得了。“李老师,是你啊!”,诗芸一看,这不是正是自己班上的顾建吗,“是你啊,小建,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家呢,不是早就放学了吗?”“今天放学早,我家把饭做好了,刚才给爸爸送去了,现在正准备家呢,老师,你不是有车吗,怎么来挤地铁呢?”“老师的车子坏了,没有办法,就只有坐地铁了。”“是这样啊,我爸爸正好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工作,明天我叫他帮你看看是怎么事。”“那谢谢你了,小建,我正愁没有办法呢,车厢里太挤了,你到老师前边来吧,免得挤倒了。”“好的,李老师。”由于顾建的手里还提着便当盒和一包书,没有办法握住吊环,诗芸好心地把顾建让到自己胸前,一看顾建矮瘦的身材,头才挨着自己的颈子这点,真的是好心痛,都读高三了,可这孩子身体却那么单薄,哪天和他家人见个面,嘱咐一下,给他增加一些营养,不然到最后冲刺阶段,身体万一吃不消,就太可惜了。

    随着地铁的再次启动,诗芸和顾建说着班里的事情,就在这时,诗芸又感觉到,那只讨厌的魔手又动起来了,而且……而且胆子和动作越来越大,现在那只手已经不是在轻轻地碰着自己丰满的屁股,而是整只手掌紧紧地贴在上面,缓慢地摸着,这感觉,真的让她觉得好恶心,好难受。

    魔手触摸的力量越来越大,抚摸的半径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是隔着一步裙把整个屁股都摸遍了,随着抚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手掌心的温度也越来越高,透过裙子和丝袜的阻隔,已经将火热的欲望传递到诗芸的屁股上,就像直接抚摸在丰满圆润的屁股上,那力量,那温度,那感觉,已经快将诗芸屁股的皮肤烙红,“这是怎么事啊?怎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老公可从来没有这样摸过我,好舒服的感觉,真让人受不了啊!怎么办?”,此时的诗芸,脸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红晕,还好这该死的车灯忽明忽暗的,这下还帮自己解了围,可是这手真的是太讨厌了。为了躲避这该死的惹得自己有感觉的手,诗芸只得往前移了一小步,这下可遭了,本来自己丰满的巨乳离顾建还有点距离,这一移动,不但没有摆脱身后的人对自己的侵袭,反而把自己的巨乳直接贴在了顾建的头部,而身后的男人不但没有退步,反而是跟着诗芸往前挪动了一下,更加紧凑的挨着诗芸,刚才自己还可以动弹一下,现在可好了,胸前是顾建的脑袋,屁股后面是那该死的男人,自己再也动弹不得一下了。

    地铁继续前行着,身前的顾建昏昏沉沉的,好像是随着地铁运行的抖动已经睡着了,头一会往后仰,一会又往前靠,直接就靠在了诗芸那丰满的巨乳上,他是自己的学生,怎么好意思提醒他呢,这样真尴尬啊。身后的男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可是,现在的感觉跟刚才又不同了,怎么会多了一个粗大的手指在顶着自己,随着轻微的地铁抖动,一下一下地顶在自己屁股上,不对,这是……心里一阵惊呼,这好像是那男人的阳具,他怎么这么大胆,在这么多人的车上,他居然敢这样的放肆的对待自己,啊,怎么越来越粗,越来越大,越来越烫了呢?现在诗芸已经可以肯定,在自己屁股上动着的东西绝对是那男人丑陋的阳具,可是,他的阳具怎么会这么大,这么长,还这么烫呢,隔着裙子,诗芸从他对自己的侵袭来判断,那家伙的阳具足足比自己的老公大一倍,那火烫的程度,是自己的老公从来没有过的,啊,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不但没有举报他,还忍受着他对自己的侵袭,而自己心里居然还拿他的阳具跟自己深爱的老公来相比,这到底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下流的想法呢?

    身后的男人透过昏暗的灯光看着眼前的美女,贪婪地闻着美女身上的肉香,看到她对自己对她的侵袭丝毫不敢反抗,心里真的是得意急了,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好的货色了,刚才在车站等车的时候就瞄上了她,以为自己大不了过过手瘾而已,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好的运气,她居然不敢吼叫,今天是玩定她了。借着列车的摇晃,迅速掏出自己那已经肿胀得难受的老二,抵在美女那丰满圆润,充满肉感的屁股上,尽情地蠕动着。

    忍受着火热阳具的蠕动,心里却越来越感到躁动,小建的头靠在自己胸前,隔着白色衬衫和超薄胸罩,触碰着自己硕大的乳峰,一动一动的,轻轻地摩擦着,就像一只手在爱抚着自己圣洁的乳峰,虽然动作不大,很轻柔,但那酥到骨子里的感觉,却更让人销魂,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慢慢地挺立,胸前也像着了火一样,滚烫起来,有时候,小建的嘴还会贴在自己最敏感的乳头上,轻轻地吮吸一两下又离开,那若即若离的滋味,真的让自己好难受。自己再也无法控制的情欲,下体已是一片汪洋,感觉那汹涌的爱液已经流出了。

    就这样顶着美女的屁股,身后的男人已经觉得不过瘾了,一只手抓着头上的吊环,一只手缓慢地摸到诗芸一步裙的下摆,慢慢地往上提起,提起。终于,诗芸那漂亮的肉色一步裙被那男人提到了腰间,自己那穿着超薄肉丝裤袜的修长美腿就这样被暴露在身后的男人和身前的顾建面前,自己还浑然不觉。下定了决心,男人终于鼓起勇气,颤颤巍巍地把自己的手伸向身前的美女,直接摸在了那光滑的肉丝大腿上,顺着大腿,缓慢地上下抚摸着,那火热的手掌,靠在那超薄的包芯丝裤袜上,那超薄的裤袜,哪里能抵得住这火热的手心,温度传到诗芸的大脑里,这才让她惊觉起来,“太过分了,居然把我的裙子卷起来了,直接摸在我的大腿上,这可怎么了得,不行,一定不能再让他这样下去了,我要报警”正准备张嘴报警的诗芸,突然被胸前又一阵畅快感打消了才燃起的理智,本该张嘴吼叫,却轻轻地发出了“啊”的一声轻吟,胸前的巨乳因为顾建在昏睡中的触碰,越发的肿胀,变大了,那乳峰上两粒小小的樱桃,此刻因为极度的兴奋而翘立起来,那超薄的胸罩,此刻已被崩紧,要不是这些内衣都是名牌货,恐怕早已被崩断了,胸罩和衬衫此刻仿佛已成为了多余的累赘,真恨不得自己的老公此刻就在自己面前,狠狠地搓揉自己那硕大的乳房,尽情地吮吸自己那两粒已经硬得不行的樱桃,可是,可是,这是自己的学生啊,如果自己现在报警,固然可以为自己解围,但被自己的班长看到这一幕,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呢,他可是自己最喜欢,最引为自豪的优秀学生啊,算了吧,还有半个小时就到站了,自己再忍受一下吧,一定要忍住,一定。

    诗芸咬紧了牙关,继续忍受着身后男人的无耻抚弄,现在,那只魔手已经不象刚才那样小心翼翼的摸着自己,而是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抚弄着自己的大腿,而且,越摸,越靠近自己大腿中央那引人遐思的禁,就快到达那已经泛滥成灾的桃源洞口了。“不行,不能让那肮脏的手触碰到自己最神圣的地方,从小到大,只有自己最心爱的丈夫能接触到自己那最宝贵的私处,不能让丈夫以外的男人碰到,千万不能……啊!啊!可是,怎么自己的腿越来越无力”,想努力的夹紧自己的大腿,不让拿罪恶的手往洞口处再伸去,可双腿却不听自己大脑的使唤,不由的被微微分开了一只手掌的距离,终于,私处一热,隔着自己的丝袜和内裤,那充满热力的手,已经准确地按在自己的洞口处,,一根手指顺着丝袜裆部的条纹和丁字裤那细细的裆部,一前一后地慢慢抽动起来。“啊!不行,好难受,快停手,不能这样啊,天啊,谁能救救我”,眼角已经慢慢地溢出了几滴泪水,可伴随着这巨大的羞耻感的,却是心中熊熊燃起的欲望之火。“小姐,这样很舒服吧,千万别叫哦,免得你的学生看到你淫荡的样子哦,好好地享受吧,我会让你快乐地到达高潮的,呵呵呵呵……”已是双眼迷离的诗芸,耳边突然听到一阵苍老嘶哑的声音,“啊,居然是个老头子在对我非礼,我是不是太软弱了啊,不能这样,请别再弄我了,求求你了,快住手啊,啊啊啊,不行了,怎么今天我的爱液这么容易就流了出来,怎么会流这么多,啊……”洞口处的手指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诗芸已经顾不得胸前的顾建了,随着对方手指的抽动,双腿更加的无力了,现在已经不是顾建靠在诗芸身上了,而是诗芸动地把自己的娇躯紧紧地靠在顾建的身上,那漂亮的丝袜美腿也紧紧地靠在顾建穿着牛仔短裤的腿上,那薄得几乎透明的肉色丝袜,怎么保护得了诗芸那娇嫩的大腿和小腿,被顾建腿上的腿毛一刺激,更是骚痒难耐。

    身后的男人越来越得意,光用手指抽动已经不能满足自己的兽欲,“嘿嘿,漂亮的美人儿,很爽吧,等会还会让你更爽,等等哈”,正沉浸在爱欲中的诗芸已被折磨得欲火难耐,只想快点结束这罪恶的快感,可是,隔着自己丝袜和丁字裤正快速抽动的手指却突然停止了抽动,一下就离开了自己那已是淫水泛滥的桃源洞口,从双腿之间抽了出去,“啊”!也不知是因为那罪恶的手已经离开了自己的私处而解脱,还是因为正要到达高潮的时候对方却停止了动作而惹起的哀怨,诗芸可爱的小嘴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正在迷茫之际,耳边又轻轻地传来几句话,“别着急,小宝贝,我马上就来了,会让你舒服的,你听,我正在舔着你那香香的淫水呢……”,果然,耳边又传来一阵吸吮的声音,“他,他竟然会这样做,老公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啊,他居然会这样做”。

    “准备好,小宝贝,我又来了”。

    “啊!这是?好粗,好烫,难道这是……"“怎么样啊,小宝贝,这下舒服了吧,我的鸡巴还让你满意吧,快用你的丝袜美腿夹紧我的鸡巴啊,我会让你舒服的,呵呵”

    “真的是他的阳具,这怎么得了,怎么会有这么粗壮的阳具,跟老公比,简直要大一倍还多,这还是在我的股间动,如果真的交,我的小穴怎么能容纳这么粗大的阳具啊?不行了,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快停止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好烫,就在我的小穴口磨着,不能再这样了,我又老公,又孩子的,又家庭的人,我是个老师啊,怎么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啊?我怎么了,怎么越不想,淫液却越来越多啊,他肯定感觉到了,真是羞死人了,他一定会以为是我在挑逗他,可是,明明是他在折磨人家啊!我的里面好痒啊,象有无数的小虫在爬一样,好难受,啊,啊,啊……快点到站吧,我快受不了了,小建啊,你怎么还不醒啊,老师正被坏男人欺负啊,救救我啊,小建!啊,啊,啊,你把老师的乳房挤得这么紧,害得老师不能动弹,啊,啊,啊,胸部也越来越涨,好想老公你啊,快来揉我的玉峰吧,你最喜欢这样的啊!啊,不,别再动了啊!”

    由于丝袜太薄,太光滑,再加上自己淫水的浸湿,使得身后男人阳具的抽动越来越顺利,男人那巨大的鸡巴靠在诗芸裤袜的裆部,越动越顺滑,那巨大的快感已经愈来愈强烈,那如鸡蛋般大小的巨大龟头,挨着这大腿最嫩的部位,那张开的马眼已经流出了些许的淫液,看来,诗芸的美腿对男人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才十多分钟,男人已经有要射精的冲动,腰部也越动越快。羞耻中的诗芸在快感中也察觉大男人阳具的变化,那话儿已是越来越粗,越来越烫,看来,他快射精了,自己终于要解脱了……

    沉浸在美妙腿交中的诗芸,突然脑中又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怎么自己的身前腿上又有一根手指在动,不对,这不是手指,透过薄薄的丝袜,能感觉到布料的质感,“难道?难道?这是小建的阳具,他还没有醒啊,怎么他的阳具会变大了,难道他已经醒了,而在装睡吗?还是?还是在做青春期的春梦啊,不好了,小建的嘴怎么在我乳房上吮吸啊,别这样啊,小建,啊,乳头被他碰到了,这该死的衬衫和该死的超薄胸罩,害得小建的嘴都能碰到我的乳头,别动了,小建,老师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了,别动了啊,真让人受不了啊,啊……”

    身后男人的鸡巴越动越快,眼快就要射精,行进中的地铁突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车厢里的人群发出一声声惊叫,诗芸也没有站住,往前面一扑,全身的重量一下子全压在了顾建身上,“咚”的一身,顾建的饭盒落在了地上,“哎哟”,终于,顾建醒了,看着身前脸泛桃花,春光满面的老师,惊奇地问道:"李老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脸好红哦。”

    “嗯,老师,嗯,没有什么,嗯,啊,啊,不舒服,快,嗯,嗯,嗯,到站,嗯,嗯,了,我要下车了,啊,嗯,哎……!”

    听到学生和老师的对话,男人终于停止了抽动,刚才那一下剧烈的抖动,居然没有让自己的鸡巴离开身前美女的大腿之间,一感觉,居然是美女的丝袜大腿把自己的鸡巴夹得紧紧的,在那抖动中都没有分开,可是,美女要到站了,只要自己天天在站台上等着,总会遇到她的,下次一定不能刚过她。慢慢地抽出了自己的鸡巴,不舍地放自己的裤子中,对着美女的耳边轻轻地说:“下次再会吧,美人儿,希望你不要忘记今天这美妙的感觉哟,要想着我的大鸡巴哟,哈哈”

    听到男人这样的话,诗芸的心总算是慢慢地平静下来,可是心中又有一点淡淡的失落,大腿根部还有不知道是那个老男人还是自己的淫液顺着自己的大腿,丝袜,慢慢地往下流着。

    “我还有两站才到家,那老师再见!”

    列车终于到站了,“小建,明天见。”随着再见的话声,也不顾旁人诧异的目光,诗芸逃也似的离开了车厢,快步往家走去。

    “孩子,你好,我的孙子要上高中了,请问你是哪所中学的啊?”一个老头和蔼地问着顾建。

    “你好,爷爷,我在三中读书。”

    “哦,谢谢你了,孩子。”

    “不用客气”。

    “三中,三中”,老人突然眼睛一亮,随着拥挤的人流下了车。

    “今天真是美妙的一天啊,没有想到,居然有个如此漂亮的美人被我抚弄得高潮连连,好久未曾雄起的鸡巴也能挺起来了,真的是奇迹啊,哈哈,那个学生叫那个美女老师,她肯定就是三中的老师了,哪天去查查看,到底是谁,她好像我那漂亮的儿媳妇啊,而且也在同一所学校当老师,真的是想不到。不想了,一想到诗芸,想到诗芸那漂亮的容貌,硕大的咪咪,还有那穿裹着肉色丝袜,穿着漂亮高跟鞋的美腿,我就忍不住会想把她狠狠地干在自己身下,为了不出丑,害得自己不敢随便到儿子家里去玩了,哎,孽缘啊!”

    “吱”的一声,开了门,刚才电梯里那几个邻居的看着自己的眼光好奇怪,不管了,终于到家了。诗芸伏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哗地流了出来。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719bb.com 加入收藏夹!